这个唐朝大诗人的故事告诉我们:做人不能太投机
  • 雷姓阁雷
    10月前来自 雷氏中华宗亲总会


    公元656年,在长安城一户官宦人家的住宅里,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儿啼。


    有一位叫宋令文的骁卫军官,迎来了自己的长子。


    老宋抱着娃,看着怀里那张稚嫩通红的脸蛋,很开心。


    “等他长大了,我要把自己最拿手本事教给他,让他有出息。”老宋心想。


    这个孩子,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,唐诗历史上的一代宗匠——宋之问。


    你可能会说:宋之问?这是谁啊,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。


    我列举他三点特别牛的地方你就明白了:


    第一是他的诗很牛。每一个中国人,都能够读懂他的一句诗: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。


    直到今天还有学者说,公元八世纪的中国诗坛,是“沈宋的世纪”,其中这个“宋”就是宋之问。


    其次,宋同学不但会写诗,据说还擅长很多绝技,比如举报、告密、宫斗之类,如果去演宫廷剧一定很无敌。


    在唐代的大诗人里,有些人是很不擅长宫斗的,比如李白,进宫没几天,就被对手给斗趴下了,皇上对他各种嫌弃,最后干脆轰走了事。


    但宋之问先生却堪称宫斗高手,百斗百胜,比李白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

    第三,也是最厉害的一点:他泡妞的胆子特别大。


    按说唐朝的风流诗人可不少,但宋之问同学却与众不同。他要泡的,是整个唐朝最难泡的一个妞……


    是谁?太平公主?玉真公主?都不是,比这还更难些,他的目标是——武则天。


    你大概会以为他疯了:这个女人也能下手的?可是我们的宋之问同学据说当真勇敢地出手过。


    现在我猜现在你对宋之问同学必定已充满好奇了。下面,就让我们一起了解下他那不平凡的一生吧。


    时光飞逝,小宋之问渐渐长大了,并已经有了两个弟弟。


    某天,父亲把兄弟三人郑重叫到了面前。他要完成自己当初的心愿:把自己最强的本事传给孩子。


    “你们也都慢慢长大了,该学点东西了。爹这一生最拿手的有三门本领:一是武功,二是书法,三是文采。你们一人选一样学吧!”


    孩子们纷纷作出了选择。老二宋之逊选了书法,后来成为一代草隶名家;老三宋之悌则选了武功,后来成了一名颇有战功的勇士。


    最后,父亲把殷切的目光投向了老大——宋之问。他虽然还没成年,但已出落得高大英俊,一表人才,像个明星。


    “你选什么呢?孩子?”


    “我要学文学!”宋之问坚定地说。


    什么武功、书法,我都不感兴趣。我一定要学好文学,成为一名大诗人,书写我的壮(宫)丽(斗)人生!


    定下目标之后,宋之问刻苦学习,天天读书写诗,忙得连洗脸刷牙都顾不上。


    父亲劝他说:孩子啊,你刻苦学诗当然很好,但牙还是要刷的,不然早晚要吃大亏。


    宋之问却不以为然:刷一个牙,至少要五分钟,多浪费时间啊。少刷牙怎么会吃亏呢!说着,他又埋头到了书本之中。


    渐渐地,小宋同学在各大报刊杂志上不断发表作品,开始有了些名气。他自己也很得意。


    有一天,他的手机上忽然收到一首诗,是外甥刘希夷发来的。


    “小舅,你看我这两句诗怎么样,能不能发表。”外甥兴冲冲地问。


    宋之问点开一读,不禁吃了一惊,诗中有两句是: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这太棒了,要是发表出去,一定会刷屏啊!


    宋之问不动声色:“外甥呀,这两句诗的水平我看也一般般。就算发出去效果也不会太好。”


    “那怎么办?”刘希夷有点担心。


    “要不然这样,这两句诗就署我的名字,小舅帮你发怎么样?”宋之问说。


    刘希夷又不傻,很快反应了过来:“什么?你是要剽窃?我不干……”


    宋之问怒了:小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neng死你。


    怎么弄死呢?话说《水浒传》里曾记载了一种害人的办法,叫做“土布袋”,把一个口袋装满土,压在人身上,一时三刻就死了。


    据说宋之问就做了一个这样的土布袋,压在了刘希夷身上。可怜的外甥便这样死掉了。宋之问剽窃了外甥的这一句诗,发表之后,风行一时。


    有不少学者考证说,这事太不靠谱:


    首先,刘希夷到底是不是宋之问的外甥,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;其次,刘希夷的年纪也应比宋之问大,怎么会反被压死呢。


    可这个八卦段子也不是我编的,在唐朝就有人这么传。其中有一个名头响当当的传播者,就是后来的大诗人刘禹锡。他曾经给人大讲这个段子,讲得口沫横飞。


    不管这事是真是假,总之,宋之问的人生第一场斗争大获全胜。


    渐渐地,靠着帅气的长相和出众的才华,宋之问越来越红了。他考中了进士,后来又进入朝中做事,担任高级书童,代号9527。


    办公室里,一个同事热情地迎上来和他握手:“你好,我是9528,我们以后就是同事啦!我叫杨炯!”


    你发现这个同事的名字有点熟是不是?没错,此人名震江湖,正是“初唐四杰”里的杨炯。


    想到这一幕,我有点感慨:唐朝是怎样地藏龙卧虎啊,在长安的一间小办公室里,居然便齐聚着两个大诗人。


    你或许会有点担心:和腹黑的小宋做同事,杨炯到底安不安全?会不会也因为写出一句好诗来,比如“宁为百夫长,胜做一书生”之类,被宋之问眼红盯上,用布袋给压死?


    你放心,没有发生这种事。他俩关系不错,维持了终生的纯洁的友谊。


    长话短说。凭借着优秀的表现,小宋在职场步步高升,最后担任了一个了不得的职位——武则天的高级伴读书童!他春风得意,夹着小笔记本,跟着御姐到处视察。


    高处的竞争是激烈的,一场大撕也随之来临了。这次的对手很强大,叫做东方虬。


    在武侠小说里,凡是复姓的往往都是高手,比如令狐、西门、慕容之类。尤其是姓东方的,更是高手中的高手,想想那个死人妖你就知道了。


    东方虬当时的职位叫做“左史”。这个官并不大,和明教的二把手“光明左使”可不一样,当时的“左史”只是个在御前服务的笔杆子而已。


    不过,这个岗位由于亲近主要领导,分量也不轻。何况东方虬的诗才很高,远在死鬼刘希夷之上,堪称初唐的一面旗帜。比如一首《春雪》:


    春雪满空来,触处似花开。

    不知园里树,若个是真梅。


    从这首诗,能看出东方同学功力深厚,举重若轻,堪称是小宋的劲敌。

    可我们的小宋毫不惧怕:尔要撕,便来撕!


    战斗发生在洛阳。是日,武则天带队浩荡出游,眼看着一片山明水秀、柳绿花香,御姐心情大悦,命手下写诗助兴。


    东方虬当先而出,一挥而就,果然文采斐然。武则天很高兴,当场给他颁发最高奖:一件豪华时装。


    东方虬得意洋洋,斜眼看着宋之问,意思很明显:我左青龙,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,龙头在胸口,你一个小小书童,敢和我作对么!


    可他的新衣服还没穿暖呢,就听见武则天大喊一声:“好!这一首更好!”


    东方虬如遭雷轰。因为武则天手里拿的,正是宋之问的卷子。


    小宋这一次交上去的诗,名字叫做《龙门应制》,又名《记一次隆重的考察活动》。诗很长,这里就不全引了,它的大意是:


    春雨初霁啊,花红柳绿,

    御姐出行啊,多么壮丽。

    仙乐鸣响啊,千乘万骑。

    这可不是来游山玩水啊,

    而是来关心老百姓种地。


    这首诗,辞藻十分华丽,语句十分精致,政治完全正确,大大拔高了女王出游的性质,武则天越看越高兴。她当场下令:来人呀,把东方虬的时装扒了,给我家小宋穿上!


    东方虬当时一定很悲愤。是的,用文章来谄媚人,就是这么残酷的,它换不来真正的体面。


    一战告捷之后,宋之问愈发巩固了在武则天身边的地位。他渐渐赢得了一个外号——诗家射雕手!


    如果金庸那时候写《射雕英雄传》,主角应该是我们的宋老师。


    这时,宋之问已制定了下一阶段的五年计划,他要继续向武则天进攻,乃至夺取御姐的欢心。光靠给女主写诗已经不能满足他了,他还决心要给武则天……当男朋友。


    你可能觉得这有点荒唐,我也觉得有点荒唐。但这些事儿也不是我编的,确有前人这么记述。您就存疑往下看吧。


    当时宋之问年轻已经不算轻了,迈入了大叔的门槛,但仍然气质不凡,风度翩翩。对于取悦女主,他很有自信。


    他很快找到了机会。当时武则天交了几个小男朋友,最有名的是一对兄弟俩,叫做张易之、张昌宗。不少读者应该看过电视剧《大明宫词》,里面有一个很会吹箫的妖艳小白脸,那就是张易之。


    武则天经常和兄弟俩一起鬼混,对外找借口说是让他们“编书”。其实在学问方面,他们是两个标准的低能儿,哪里会编什么书呢。


    宋之问看准了机会,使劲巴结张家这两兄弟,鞍前马后地服侍。据传说,这俩兄弟要解手,宋之问还亲自给他们端夜壶。


    事与愿违的是,不管宋之问怎么钻营,武则天对他的态度总是这样的:


    小宋呀,你是一个好人。

    小宋呀,你的诗写得真不错。

    小宋呀,我知道你很努力。

    ……


    好人卡领了一大堆,可小宋就是爬不上女皇的龙榻。


    宋之问忍无可忍,决定拼了。他卯足了劲,给武则天写了一篇大诗,叫《明河篇》。


    很多人都说那是一封情书。里面还真有些暧昧的句子,比如“鸳鸯机上疏萤度,乌鹊桥边一雁飞”“明河可望不可亲,愿得乘槎一问津。”


    “乘槎”是什么意思?就是乘木筏子。什么叫“明河可望不可亲,愿得乘槎一问津”么?翻译出来就是:


    “我这张旧船票,还能否登上你的客船?”


    情书送上去之后就没了消息。过了好久,小宋才终于侧面打听到了武则天的回复。


    这是一句在中国诗歌史上被当作段子传了一千多年的回复:


    “我不是不知道小宋有才华、有情调。可是……架不住他口臭啊……”


    原话是:“‘吾非不知之问有才调,但以其有口过。’盖以之问患齿疾,口常臭故也。”


    古人没有记载小宋听到这句话后的表情,只写了四个字:“终身惭愤”。


    料想他肯定是愧悔交集:爹啊,悔不该当初,看来你说对了,刷牙真的很重要。


    这一次之后,小宋的仕途开始走下坡路了。705年,他遭到当头一棒:老板武则天被人推翻下台了。


    天塌了。小宋的高级伴读书童做不成了,被贬到广东。那时候的广东不比现在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当时那地方偏僻荒凉,又热又苦。


    宋之问度日如年,暗暗下了决心:我的人生还没有完!我还可以继续宫斗!


    他悄悄潜回了洛阳,住在一个叫张仲之的朋友家,等待时机。很快,他的机会就来了。


    这一天夜里,月黑风高,宋之问无意间听说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:这位收留了自己的好朋友张仲之,居然和别人密谋搞政变,要杀了当朝宰相武三思。


    听说了朋友的这一壮举,宋之问感动得热泪盈眶。他意识到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来了。于是,小宋抹着泪水,毅然作出了决定:


    告密!


    他连夜派人发了一条紧急微博,@给了武三思:我的房东张仲之是个坏分子!他图谋不轨!请爱唐人士一起来封杀他!


    结果可想而知,张仲之全家被杀光光,宋之问则举报有功,升官做了鸿胪主簿,等于是朝廷外事部、礼仪部的办公厅主任。


    在当时的文人圈里,大家一说起这件事,就会偷偷对着宋之问比中指,鄙视他的为人。但这又怎么样呢?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,我们的小宋就是会宫斗!


    这一阶段,是小宋人生的中兴时刻,他十分珍惜。老板由武则天变成了唐中宗,他仍然努力地写作,要压过其他诗人,以得到新老板的赏识。


    很快,他人生中的最强对手出现了。


    前文曾说过,当时诗坛的两大天王并称“沈宋”。其中“宋”就是宋之问,而“沈”则是另一个人——沈佺期。


    一山不容二虎。他们之间终于爆发了一场正面对决,那就是唐诗史上几大著名决战之一的“彩楼之战”。


    故事发生在正月的最后一天。这一天是古人所谓的“晦日”,今天我们不讲究过这个节了,但在唐代,这一天是重要节日,一般都要到水边搞点节庆活动,泛舟、喝酒、赛诗、祓禊之类。


    当时的皇帝唐中宗也不例外。这一天,他游览了长安郊区的昆明池,打算搞了一场隆重的赛诗大会。


    现场修起了一座彩楼,作为大赛的会场。诗人们纷纷提笔应战。担任评委的是大大有名的一个女人——上官婉儿。


    彩楼之上,上官婉儿随手评点,淘汰了的卷子被直接扔下来,一时间楼前如雪片纷飞,满空都是A4纸。


    扔到最后,上官婉儿手上只剩下两个人的卷子:沈佺期和宋之问。


  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手上。只见她秀眉紧蹙,将两首诗比来比去,始终难以取舍。终于,她一扬素手,一张卷子悠悠飘下,大家抢过来一看,是沈佺期的。


    这说明宋之问赢了。


    沈佺期不服:“凭什么我不如她!黑幕,你这个是黑幕!”


    上官婉儿说:“你俩的诗,难分高下。但是你的结尾比他的弱,劲力泄了,所以你输了。”


    原来沈佺期的结尾是:


    微臣雕朽质,羞睹豫章材。


    大意是:我这么没本事的人,今儿能有幸看到这么多能人,真是觉得很惭愧。


    这句诗,很谦虚,但也很泄气。


    而宋之问的结尾呢?是气场完全不同的八个字:


    不愁明月尽,自有夜珠来。


    它不但巧妙地嵌入了一个关于汉武帝救鱼得珠的典故,而且还饱含正能量,体现了充分的道路自信:


    “我不担心今晚的月亮会黯淡,因为一定会有明珠来照亮我大唐的夜空!”


    沈佺期再不敢争了,胜负就此判定。


    有人说,沈佺期这一仗输得可惜,因为他更擅长七言,却非要去和宋之问比五言,所以输了。也有人说,沈佺期的诗比宋之问多写了两居,气脉到最后跟不上,这才泄了。


    不管怎样,宋之问又一次大获全胜。


    那么,赢得了“彩楼之战”的小宋,从此青云直上了?


    并没有,这一仗只是他的回光返照而已。他的每一场宫斗都赢了,但他在战略上却输了。


    中宗皇帝不是一个靠得住的老板,宫中权力斗争激烈,各路政治强人轮流坐庄,宋之问同学就在中间见风使舵。


    武则天在的时候,他拼命巴结武则天的男朋友二张兄弟;二张垮台后,他就使劲巴结蹿红的武三思;武三思倒台了,他就巴结太平公主;等后来韦皇后、安乐公主势力坐大,他又抛下太平公主,去跪舔安乐公主。


    大家可以去翻翻小宋的诗集来看,每换一个老板,他就写一大堆跪舔文。


    其实在唐朝大诗人里,谁又没有巴结过人、没写过几首跪舔诗呢,但小宋见风使舵得太露骨,弯转得太急,所以翻起车来也就特别惨。


    709年以后,唐朝宫斗白热化,一场又一场的内廷剧变接连发生,宋之问的老板们先后倒台,纷纷被杀。


    小宋到处遭人嫌,被一路猛贬,先贬到越州,又改到豫州,最后改到桂州,唯恐把他踢得不够远。


    过去的一切荣华都随风而去。他提心吊胆、失魂落魄地走着,不知道下一站是什么地方,会不会又接到命令,被贬到更远的去处。


    宋之问似乎终于明白了点什么——我为大人物们鼓吹了一生,端过马桶,写过跪舔文,出卖过朋友,数十年钻营,却只换来今天的下场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。


    一路上,他写下了很多动情的诗句,和过去那些“锣鼓喧天、彩旗招展”的诗完全不一样的句子。


    事实上,他人生前后两次被贬时期的作品,是他一生中最好的诗:


    度岭方辞国,停轺一望家。

    魂随南翥鸟,泪尽北枝花。

    山雨初含霁,江云欲变霞。

    但令归有日,不敢恨长沙。


    这是他写的《度大庾岭》。当时这里的交通条件非常差,即便是几十年后,大诗人张九龄到大庾岭考察,发现这里仍然是“人苦峻极”。宋之问经过的时候,艰苦可想而知。


    还有读来让人唏嘘不已的《渡汉江》:


    岭外音书断,经冬复历春。

    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


    一个诗人,当他没有了资格粉饰太平,断绝了机会拍马跪舔,往往才能放眼苍凉世界,书写心灵之声。


    可惜,他没有时间了。最后的命令很快到了:


    那个宋之问还没有死么?让他去死吧。钦此。


    宋之问走得挺可怜。接到被赐死的命令后,他脑门冒汗,来回转圈,一拖再拖。


    最后,在别人的呵斥下,他才稍微定了定神,吃了点东西,结束了自己的一生。


    回望小宋的一生,那些端尿壶、求做鸭、弄死外甥的八卦故事,虽然在唐朝时就被人传得绘声绘色,其实不一定都是真的。


    有些可能是因为他名声不好,被人存心编排的。


    但话说回来,和小宋同时代的沈佺期、杜审言等,也都是大诗人,也都因为巴结二张被贬。可他们却也都没被人抹黑到小宋的地步。


    说到底,还是小宋品行太差劲,见风使舵太猛了,一些事做得太不体面,人们就把各种坏事都安到他头上,所谓“人品卑下而恶归焉”。


    小宋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:做人呐,不要太投机。


    曾经,当他的好朋友杨炯去


    世的时候,小宋写过一篇祭文,至今都是名篇。开头是这样的八个字:


    “自古皆死,不朽者文!”


    既然小宋早已明白这个道理,又何必做那么多徒劳无益的事呢?


    最后,抄几句歌词,送给做事有瑕疵、但诗文仍然不朽的宋之问同学吧:


    在人间已是颠,

    何苦要上青天,

    不如温柔同眠。




雷氏简介
雷氏宗亲会